道系青年吴二狗

   Dele第一集,沉迷熊猫的美貌无法自拔……怎么可以这么好看啊!!!傲娇无口武力值高又貌美!
  不过在纠结cp怎么站~目前想站年上~

  每天都觉得自己活的像个死人……

【拉郎】人性实验(莲实x野村)

                             
写在前面:
*超冷门的一个拉郎脑洞,两个杀人狂的故事
*如果killers里的野村捡到了小时候的莲实……
*年龄操作有,年下狼狗攻
*性格ooc,因为是好久之前的存货,估计没有后续……
*有明显的暴力描写,注意避雷!
 

   

《恶之教典》(伊藤英明)
《Killers》(北村一辉)

莲实圣司/野村修平




  “辛苦你了。”
  空旷的室内,灰暗的墙壁之间回荡着毫无波澜的声音,仿佛刚刚经历的一切都只是一场用来旁观的电影。
  “累了吗?”
  从背后环抱住眼前的人,莲实的手臂渐渐收紧,微微低头去嗅怀里人身上的血腥。
  “嗯……”
  褪去疯狂的眼神显得些许无力,野村有些费力的抽出手拢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我去收拾一下。”
  想借口脱身的野村被身后像任性孩子一样的人紧紧箍在怀里动弹不得,只能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感受着颈部传来的搔痒。
  “不!好不容易我才回国的……”莲实低头吻着他的后颈,继而有点撒娇的将整个脑袋都搭在了野村肩上。
  “刚回国就知道给我惹麻烦……”野村伸手推了一下身后作乱的脑袋,却正望进那深渊一样的眼神里。
  “谁知道这家伙会跟我回来啊!”
  莲实松开他,有些厌恶的望着墙角的男性尸体,那是他那执念太深的“伙伴”。
  野村望着眼前比自己高出一节的人有些出神,他和莲实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十几年前,那时的莲实还只是个瘦弱的少年。
  野村在一天的午后经过一条没什么人的巷弄,看见光裸着身子蜷缩在路边着的少年,少年背后是一条依然在不断涌出鲜血的伤口。
  “孩子,你怎么了?”他蹲下身子,揽过受伤的人。
  “我们家遭到了袭击……爸爸和……妈妈……”
  “你说谎了啊……”
  野村看着眼前人泛起点波澜的眼神不由的挑起唇角,不得不说,他很喜欢这孩子现在惊慌里带着点冷冽的眼神,比刚刚的他更像个活人。
  于是在那个领养手续和刑侦手段都不怎么发达的时代,出院的莲实仅仅是被警方询问了一下便送回了家里,而野村则以很快的速度取得了他的抚养权。
  “我是你捡回来的玩具吗?我可不记得我有你这么个叔叔。”
  “小骗子,你可不是我的玩具,你是宝物呢。”野村看着乖乖坐在沙发上的人,笑着揉了下他的头,将一杯果汁塞进他手里。
  “你知道他们其实是我杀的?”纠结了很久的莲实终于肯抬头望一眼正笑的张狂的人,他不明白野村为什么笑,这并不是什么好笑的事。
  “如果不是你杀的,我大概不会留下你。”
  在那之后,野村开始将莲实培养成一个优雅而有教养的人,当然了在这幅完美的不能更完美的皮囊之下,隐藏着一只嗜血的野兽。
  野村送莲实成人的礼物,是一支漂亮的步枪,碳纤维的框架轻便又极为坚韧,整个枪体散发着寒意。
  莲实端着枪站在院子里,对着电线杆上可怜的乌鸦,他眯了眯眼睛,继而将枪口转向身边的野村。
  “怎么?想杀了我么?”
  野村抵住枪口,眼神里全是了然,甚至带着点欣慰的神色。
  “……”
  莲实没有作声,只是微微的咬了咬牙,枪口更近了一分。
  在僵持的状态下,门铃十分适时的响起,野村从容的推开枪,转身去开门。
  “先生这几日都没来,我以为出了什么事呢?”
  如蛇般柔软的身子从半开的门中间探进来,纤长白皙的手指攀上野村的肩,带着浓重的香水味,惹的他不由的皱眉。
  “你怎么找来的……”野村用身子挡着她,回头用眼神示意莲实回自己的房间,而身后的莲实,只是提着枪,仿佛没看见一样站在那里。
  “嗯?先生家里还有这么好看的小朋友么……”
  女人探出头来向后望着,话还没有说完,就如提线木偶一样瘫倒下来。
  “莲实……你是吃醋了么?”野村看着怀里已经只剩下半张脸的女人,厌恶的丢在地上,从口袋里拿出手帕,不紧不慢的擦拭着飞溅在脸上的血迹,顺便晃了晃被震晕的脑袋。
  “没有……”莲实对上野村困扰的眼神,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他将枪丢在一边,有些别扭的低下了头。
  那是他们第一次亲吻,莲实的脸被捧了起来,有点突然的,野村吻住了他,唇瓣上沾染的血随着微启的嘴角进入,带着略微残忍的情色气息。
  “我去洗澡,这里你来收拾好么?”
  野村后退了一步,语气听起来像是在哄孩子,却又像命令,让莲实不敢违抗。
  “莲实,明天出国念书吧。”
  那天晚上是他们第一次做爱,在快天亮的时候,半梦半醒之间,莲实听见他这么说着,像是呓语,声音轻的不行。
  如果不是清晨醒来,客厅的桌子上已经办好的护照和机票……莲实不会相信,野村是真的要送他走的。
  “你对我厌倦了么?”莲实将整个脸埋在杯子里,不去看对面人的表情。
  “怎么会呢?放心,我会等你回来的。”
  野村伸手摸了一把他的头发,略带宠溺的声调,莲实可是他的宝贝,怎么会厌倦呢?
  莲实走的那天,野村没有去机场送他,直到飞机抵达美国莲实才收到一封他的邮件,内容只有一句话。
  “送给你解闷的,要懂得忍耐哦。”
  附件里是一段视频,莲实看着被捆在椅子上蒙住眼睛的少女……忽然有些嫉妒,虽然他清楚那少女即将遭受的虐待……依旧,没来由的嫉妒着。
  莲实在美国很争气,他很快修完了研究生的课程,在证券公司做的风生水起,工作一直得心应手。直到他杀掉了那位知道他秘密的竞争者。
  “喂,想什么呢?”
  莲实看着面前出神的人,想要探头去吻他,却被抵住了嘴唇。
  野村飘远的思绪被拉了回来,面前是他的莲实圣司,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但离开了太久,他也不确定面前站着的是什么,是人,魔鬼或是某种神明。
  “晚上为你接风,出去吃吧。在此之前,还是收拾一下比较好。”
  野村笑着,扯着莲实的领带将他推进了浴室。
  “你要一起……唔……”
  莲实被吻住了,久违的带着点凉意的柔软嘴唇,有着他朝思暮想的香气。
  “当然要一起。”
  野村伸手开始解他的衬衫扣子,精良剪裁的西装早就变成了一团皱巴巴的破布被踩在脚下了。
  “技术变得这么好,是不是背着我睡了不少女人啊?”
  即使是被插入的状态,野村依旧能不紧不慢的调侃着莲实。
  “闭嘴,你说的我和男妓一样。”
  莲实抬起头来,他讨厌野村这张笑脸,即使这种时候依然不肯摘下人皮面具么?依旧不肯露出原本的面目么?这样想着,他猛的加快了速度,明显感觉到了身下人呼吸的加重。
  “你……不是么?”
  “我是你一个人的男妓。”
  “嗯,非常……受用。”
  野村的喉结被莲实含在嘴里,野村有些恍惚,他觉得自己在和什么大型猫科动物交配。那划过他喉结的软肉,仿佛带着倒刺,刮的他痒痒的,这种感觉从身体一直蔓延到内心。
   “你真的要去做老师吗?”
  野村看着莲实递交的应聘材料,手里摆弄着餐刀,脸上一副“我养不起你了吗?”的可怜表情。
  “别这副表情看着我……你当初放我去美国的时候想什么了?”
  莲实猛的探身靠近野村,眼神里看不出情绪。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不想放开你啊。”野村伸手揽过莲实的脖子,将两人的距离拉近,一个吻落在莲实的额头上。
  “我爱你,至死不渝的那种爱。”
  莲实在新学校受到了欢迎,他作为英语老师,俊朗,温柔,优雅,博学……他仿佛是一个来自神圣国度的救赎者,将学生们从浑噩的泥沼里解救出来。
  那年的情人节,莲实收到了不少来自女性教师和学生送出的巧克力。
   如果不是那位自顾自追出来的女生,大概一切都不会开始。
  “莲实老师……请等一下……我……”
  情人节那天放课后,莲实班里的一位女生在暗恋了他半年之后,终于鼓起勇气准备告白。
  “嗯?什么事?”
  莲实转过身,表情温柔。
  “我……我喜欢你。”
  被少女慌张的样子逗笑了,莲实伸手揉乱了她的头发。
   “嗯,我也喜欢你们哦!记得早点回家。”
  莲实任由几乎害羞的烧起来的少女站在原地,转身坐进路边停靠多时的越野车里。
  刚刚回过神的女孩怔怔的看着副驾驶的位置,莲实在和车里的人忘情的亲吻着,那正对她的人,保持着情色的姿势,视线却转向她,眼神如毒蛇一般,散发着浓重的杀意。
  “今天怎么这么突然?”莲实舔着自己被咬破的嘴唇有些不解。
   “没什么……就是想你了。”野村面无表情的启动车子,也没再说些什么。
  而在那天晚上那个女孩子,没有回到家里,她在与朋友的聚会之后,在餐厅的转角遇到了此生见到的最后一个人——野村修平。
  “大叔……有什么事吗?”女孩抓紧自己的衣角,略微紧张的后退了一步。
  “没有哦,只不过好久没见莲实那么开心了,想来谢谢你。”
  野村挑起一抹微笑,将眼里的疯狂隐藏的很好。
  “大叔……是莲实老师的什么人?”
  “我是他的叔叔……”
  “只是这样而已吗?”女孩稍稍松了口气,却完全没有留意野村正朝她走过来,之后发生的一切都将归结于她的过于天真,
  “还是他的恋人。”
  被钝器击中昏厥之前,她听见野村这样说着。
  莲实应邀去参加教师联谊会,等他深夜归家的时候,看见窗子依然亮着。
  他打开门,浓重的血腥气让他有些烦躁,从门廊到客厅的地板很干净,没有打斗的痕迹,野村将它们处理的很好……只是挥之不去的血腥气,无论什么时候都会让人烦躁,莲实讨厌杀人,那是不得已的时候才会做的事。
  莲实轻车熟路的走去地下室,他当然知道,野村现在在干什么。
  “莲实?你回来了……玩的还开心么?”
  地下室昏暗的灯光下,莲实依旧看清野村脸上有一道很新的伤口,不深,却很长,依旧在渗着血。
  “嗯,玩的很开心。”莲实走近,给了他一个吻,然后微微偏头,舔过他的伤口。
  “被我学生抓的?”莲实越过野村,视线落在那具已经惨不忍睹的尸体上,他平静的看着野村,后者只是不做声的垂着头。
  “生我的气了吗?下手这么狠?原来,野村你也会吃醋呢?”
  莲实有些愉悦,他看见伪装的若无其事的人表情有一秒的松动,仅仅是一秒,但是足够了。持续了十几年的拉锯战,主动权终于回到了他的手里。
  “我呀,可是想好好的在学校工作下去的……”莲实装作困扰的低下头。
  “所以你……是在怪我?你有很好的不在场证明,不会怪到你头上的。”野村背过身,也不去看他,自顾自的将那具尸体抛进与地下室连接的巨大壁炉里。他定定的看着正燃烧着的火光,开始以极慢的速度,褪下染血的衣物。
  “而且……你最好和你的孩子们保持距离,不然……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到什么地步……”
  野村站定在莲实面前,赤裸又撩人的攀上他的肩,却说着最冰冷的话。
  “我和你不一样的,莲实老师……我生来就是怪物。”
  “而我,是你教导出来的怪物。”莲实在野村即将放开他的时候有些强硬的揽过人,两人之间的距离近的能够感觉到彼此的鼻息,却没再进一步,只是僵持着,带着点硝烟味。
  “后悔了吗?当初……”
  “嗯,大概有吧。”
  还未等莲实说出后续的话,野村便吻了上去,野性暴力的吻,强硬的占据着主导性。
  莲实忽然明白,他大概这辈子都是野村的所有物了吧,强烈的独占欲下,压抑却又不想逃开的情绪,爱意与杀意并存着,扭曲的共生关系。
 
 
 
 
 
 
 
 
 
 
 
 
 

【Jeremiah/Jerome】维多利亚残留(一发)


  *酝酿很久的车

  *贞操锁,女装梗+溜进GCPD做

  *快脑死亡了!!!

  *ooc有,违和感爆炸,文笔低劣……

  *群里提的我满脑子金刚芭比QWQ

  依旧评论走起


有没有可爱的小姐姐想要画女装的~


  占tag致歉




   以后发肉文程序就是三遍石墨(开公开可写,怕没的小可爱可以保存)一遍图,再不行就走随缘,随缘没有号的我这里可以直接共享账号密码……



AO3是真不会用……原谅我……

我这破车都封……

  我不就是前戏多了点吗,我不就是情趣play多了点吗……石墨和lof封文锁图的速度真是越来越快了……我就发现,别的tag外链都还没挂,是怎样,严抓骨科吗?!!!!不开车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想询问一下大家对于肉文尺度的接受度

















  是正常的肉,还是带点play和道具,还是SM,还是带点暴力的SM?

  因为脑子里有很多车,可能有些尺度比较大,怕写出来容易引起不适所以在此先询问大家~

【Jeremiah/Jerome】去他妈的天台爱情

(我又活过来了!)

来还梗啦! @夏鸠

天台play

  设定上大概是Jerome假死那段时间,因为离开了一段时间所以他还不确定Jeremiah有没有如他所愿的黑化完毕(暴露本性),所以回归的他找到了Jeremiah,并且作死的疯狂试探,结果……

ooc有,文笔不好……

请走评论

【Jeremiah/Jerome】高危收容物(scp基金会AU)

                          



  *一个scp基金会AU,大概是没人写吧,可能会写着写着鸽了,就随便看看吧……

*ooc有,文笔垃圾……

*文中所写项目与基金会同编号原项目无关。

由于scp世界观过于庞大且详细,这里不能做过多介绍,有兴趣的请点击




scp基金会详细





  SCP基金会研究员Jeremiah /人形SCP Jerome






  项目编号:scp-816

  项目等级:Eucild


特殊收容设施:


  scp-816应被收容在一个200英尺(约20㎡)的收容区域内,该隔离间墙面为单面镜方便随时监控情况,房间内部设施均配备齐全,除厨房烹饪用具以外可维持日常生活。
  禁止将其带离收容区域。
  房间内不应存在可以造成损害的尖锐物品。

  可满足对方对获取食物和日常信息的请求,拒绝其余任何一切可能造成危险的请求。

  对个人物品与变更房间需经由4级或以上的授权,scp-816目前提出的请求有:

·一支美术用铅笔(被拒绝)
·一套白色西装三件套(被批准)
·几本《花花公子》杂志(被批准,内容经审核)

  禁止一切除D级人员以外的其他研究员入内,当然,Valeska研究员除外。


  描述:


  外观为人类成年男性,白种人,美国国籍,身高180cm,面部皮肤有明显拼接痕迹。要求被称呼为“Jerome.Valeska”,表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公民并且声称自己是Jeremiah.Valeska研究员的亲弟弟。

  经过基因采样比对,基金会方面证实了这一点。

  在大多数情况下,scp-816不具备攻击性,表现更像是一个普通人,但相较其他人,scp-816通常表现出更为高涨的情绪。

  任何人都不要试图与scp-816交流,D级人员实验过程中除外。

  如果尝试与之进行交流,会在三分钟之内进入混乱状态,受害者脸部皮肤上会出现红色的向上咧开的笑脸,类似于马戏团小丑妆容,这时受害者变为scp-816-1。

  scp-816-1不具备自我意识,仅接受scp-816控制,scp-816-1会表现的近乎于癫狂并且富有攻击性,并尽力帮助scp-816逃脱。

  如果逃脱失败,scp-816-1会想尽一切办法自杀,这种影响可能持续数年,具有不可逆转性。

   Valeska研究员是唯一一个不会受到影响的人,基金会指派他为该项目负责人。

  scp-816-2为一本蓝黑色封皮印有冰淇淋图案的日记本,目前与scp-816分别收容。

scp-816-3 一个探出小丑玩具的盒子,从玩具口中会喷出紫色的烟雾,吸入烟雾的人会出现惊惧,大笑,狂怒等情绪,初步断定为一种神经毒素,成分未知。
 

  附件816-A:


  回收情况:


  scp-816于■■日■■月■■年于哥谭市远郊的一所名为阿卡姆的精神病医院回收。政府军介入了一起精神病人集体出逃的案件,并且根据部分军方人员供述,当scp-816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信众”自发性的组成人墙阻挡政府军推进,人数高达数百人,其中包括若干名医护人员。

  基金会下派特工进行回收,但是第一次收容失败,该特工至今下落不明。

  scp-816于■■日■■月■■年自愿回收,具体原因未知,猜测与 Valeska研究员有关。

  事故816-1:


  对象于收容两个月后从收容区域逃脱并且引起了一次二区大面积收容失效。在两小时后被成功再次收容,据悉对象逃脱原因仅为当天的午餐超出了其能忍受的限度。

  816-2:

  由于不当操作致使D级人员携带尖锐物品进入,物品为一根钢笔,五分钟后确认该D级人员死亡,经检查死因为钢笔插入颈部致使颈动脉破裂出血。

  事件发生时没有其他人员在场,无法确认是自杀或是受到了对象攻击。

  介于scp-816的精神影响仅对Valeska研究员无效,以下为询问记录:

■■日■■月■■年

Jeremiah.Valeska(以下称呼为Jeremiah):我是你的哥哥?

scp-816:没错,我们是双胞胎兄弟,只不过许久不见了而已。

Jeremiah:我并不认为我有一个长期住在精神病院的弟弟。

scp-816:那只是你忘了,你忘了很多事!(对象情绪开始激动)

Jeremiah:我们来谈谈你的能力。

scp-816:称之为能力并不准确,我只不过是善于发现他们心里的黑暗,至于他们为什么对我如此忠心,我也不清楚。(对象身体向后倒向椅子,面部表情为骄傲并且兴致勃勃,紧接着他迅速靠近过来,握住了Valeska研究员的手。)你心里也有黑暗我的哥哥,为什么要压抑它呢?

Jeremiah:(表现出不适)我们的谈话到此结束。(请求结束交谈)

scp-816:(起身并且亲吻了Valeska研究员的手背)要记得常来啊哥哥!

■■日■■月■■年

scp-816:(情绪稳定,并且在Valeska研究员到来是表现出喜悦)哥哥你来了?

Jeremiah:(试图询问收容失效原因)为什么你逃跑了?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

scp-816:你都不知道他们那天做的饭有多难吃!根本就不是人吃的东西,我这辈子就没吃过那么难吃……哦,某人的厨艺也是这样。(对象表示出欲言又止)

Jeremiah:能说清楚一些吗?

scp-816:不能!别说你们没翻过我的日记。

此后Valeska研究员曾多次申请查阅 scp-816-2(未批准)

■■日■■月■■年

Jeremiah:(被命令询问有关阿卡姆疯人院相关情况)能和我说说阿卡姆吗?

scp-816:阿卡姆?那是个疯子待的地方……哦对,我也是疯子!那里医生都蠢透了,电击怎么会好用?那只会让我们越来越疯!(对象开始站起身手舞足蹈)

Jeremiah:(被惊吓到)额,你冷静一点。

scp-816:(乖巧的坐回位子)遵命哥哥!哥你知道吗……如果按照你们这个基金会的那什么收容条件,阿卡姆一半的人都应该进来,偷偷告诉你,有人逃走了哦……(对象降低音量,收音设备无法收录内容)

  Valeska研究员随后结束谈话,他拒绝陈述收录缺失的那部分内容。


  五日后在【数据删除】远郊的废屋里成功将scp-948(疯帽匠)回收。

 

 
 

 

 

 

 
 
 
 
 

【Jeremiah/Jerome】不夜城(伪蒸汽朋克AU)

写在前面:

*一个老生常谈的关于创造人类的故事。

*时间大概平行于维多利亚时代后期,第二次工业革命。

*这是一个工业与魔幻交织的时代。

*性格疯狂ooc,全是bug

*巨长的一发完结,可能会有交代旧事的番外

*是因为文太长才放的链接,没有车QAQ,查错不存在的,我快写疯了。

机械师Jeremiah/拼凑人形Jerome

01

02